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876.cc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导航
开启左侧

[软件] 第185章小哥:这上面写的东西不对劲

[复制链接]
sse90f8t 发表于 2021-10-28 13: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185章小哥:这上面写的东西不对劲  b0 b/ }# Q3 i% a1 u. r# A
吴邪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知道很多真相的周凡和小哥。/ F( }: m! V' H1 \. `! u
以及凭借着“瞎猜都对”天赋技能,而猜测出了部分真相的胖子。
% U- m9 b' r. X6 C; k吴邪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他们脸上微小的表情。
. o* f8 i1 m, i5 k6 H# v周凡在吴邪的目光当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忐忑,期待,还有着一些恐惧和兴奋。' z9 k8 ?0 N0 Z3 q
小哥没有说话。& u6 I7 J5 [2 p5 S6 \
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拂过黑金古刀。
7 C2 l* l! `6 K2 l$ a7 v* U2 d然后小哥看向了周凡。$ W. a; r6 h- Y) C8 X
周凡从小哥的目光当中,看到了一种释然。
3 Y0 D7 I$ t  M8 S之后小哥的身体微微放松,依靠在铁皮柜子上面,环抱着黑金古刀。
* c9 V6 o- r  o4 S# c( I小哥的目光垂下,静静的看着掌心上面的,被临时镇压住的藏海花,怔怔的出神。
* j% O' I9 ^) }8 z' ~5 d7 w" @吴邪有点困惑的看了看小哥,挠了挠头,说道:
" M6 k8 ~+ D6 i$ z. {“我好像从小哥的肢体动作上面,看出了什么。”) [: ]2 W  o5 q) `* w, s' p
“但是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出来。”
9 f- M" J! a" Z; Q0 @“还有就是这个‘局’,就是‘它’给整出来的吗?”3 j" O2 ?& o- e  W( J
“我不得不多强调一句,小哥真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男人。”, U% {- g+ W2 E9 w% ]6 A- ^7 r
众人都是一乐。
9 Z; l- S2 @- e* c% l+ l胖子索性盘坐在了,用档案文件堆起来的桌子上面,用手拍着膝盖,说道:
, v- C( X  I" c9 O# r3 k- m“天真,这件事情你就别难为小哥了。”
6 q: ]& V3 K; I. K" Q2 M“但凡小哥要是能亲口告诉你的话。”  t& I+ g/ A) s' B7 A" O
“他早就告诉你了。”, F1 ~3 f8 E; K/ J8 F8 Y
“这次小周给你的提示,也是他的极限了,真的不能再多说了。”
# W2 f3 v' {4 p# O“要不然就凭咱们几个现在的实力,立马就得……”
& d( I* L+ E7 b" b  ]' T“咳咳,既然小周和小哥都三缄其口,那胖爷我更不敢多说啥了。”/ q+ C- Z1 F9 ^' X( n
“或许等到把你的两个三叔,都给救回来之后。”. V4 b1 E2 m, I1 g' H, i, q: `
“还能再从他们的身上,得到一些其他的线索。”9 ]& P9 p3 W$ q+ ?
“不过依着胖爷我看啊。”- o( J) C; @2 j1 z
“这些年吴三省和解连环两个人,一直对你藏藏掖掖的,八成也是‘不敢说和不能说’。”) v1 U) ]% q# L- l" R; p
“天真,我就也提示你一句,还记得胖爷我的天赋技能是啥吗?”
  T- F5 m8 y1 I' M  V1 h+ e" T吴邪眼神一亮,脱口而出:2 V6 H/ t# o2 Q: L% K! q  N& M
“瞎几把猜都……”
# }& D  W2 k. {. K* r胖子急得一瞪眼,直接转过身,一把捂住了吴邪的嘴巴。) m7 a4 W# s! D4 Q4 Q8 k! @
让吴邪把“都对”,这个词给憋了回去。% J( _" o2 k9 Y( R, i
吴邪的心脏砰砰砰狂跳,把胖子的手拿了下去。2 d8 \$ Y0 v4 R7 g9 F
然后吴邪就用双手撑在桌子上面,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消化着这件震撼心灵的事情。9 n6 K" b8 m# j0 w$ @
过了好一会儿,吴邪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5 _' O, C" _0 a2 [* T( i: @此时的吴邪也恢复了冷静,他又盯着周凡问道:3 d2 G2 m# d, U( Q: n  B- X* T
“老周,你……现在还有什么,是可以透露给我的吗?”
8 B; c  @' n( k) m4 [* t# s! z1 s" i周凡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吴邪一番,笑道:
5 Z2 G  d% [! P1 p“小吴不错嘛,这么短的时间,就坦然接受了这件事情。”9 h( m3 i' O) C6 }
“如果你的二叔,三叔们,早知道你的承受能力这么强,估计也会早一点找机会暗示你了。”/ n# C0 {$ ?2 M$ i2 K
吴邪苦笑了一声,说道:. l! `* b4 R+ U' a+ ?- P% Q# P
“我也得学着成长啊。”
* H- n9 Q, w  q& D3 X周凡看着吴邪,用手点了点脑袋,说道:
3 z6 O8 M0 h9 K% C, \2 ~* y“目前能说的就是。”
0 H% {- \) l5 \- l“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它’相当于在最后捕捉黄雀的人。”
* e9 W, z/ B# v1 n. i吴邪深呼吸了几口气,把心中其他的疑问都给强行按压了下去。
4 K0 L0 Z% z  A+ c" T/ f, B然后周凡又虚指了一下,被吴邪死死的攥在手里面的。5 n' `8 t& k1 i) Q4 _" {
那叠从桌子上面“吴邪顺手的位置”,随意找到的档案文件。* w( x" d9 K# ^/ T+ D
周凡说道:
# y3 ?8 U2 V" P6 q, h' r5 q“小吴,那些我们暂时解决不了的事情,得往后放一放。”
" ?) _$ C; P* k; ~8 O“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m7 d+ H) }- @6 [4 `2 D4 @6 N
吴邪伸手在那叠纸上面拍了一下,说道:
! z* |  I9 W% d$ k3 u“没错。”8 d0 l' e: T" U5 m
“再探张家遗址,去救小哥的妈妈,去救吴三省和解连环两个三叔,还有铺子底下的隐秘皇陵……”' t  W5 H1 J1 t0 o. W
“眼前就堆积着,这么多迫在眉睫,等着解决的事情。”
& z3 W" Q0 D/ {( \0 H“而且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四件不同的事情。”
* @1 k$ I- o3 w$ ]0 M( o3 r1 k“但是它们的中间,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p7 F& D6 c" O7 Y; L
“还有把霍老太太和齐老爷子,也都牵扯进去的,新月饭店的下一次拍卖。”/ r0 R: h! I3 e3 c6 l* s( {" a4 G) L6 V
“另外就是,二叔掌管的十一仓……”$ ]8 T' @2 b$ D& E9 Z
“我草!”, {. ?1 W1 |& Q& ]1 N1 \
“不算计一下,还真不知道,我这简直就是住在了漩涡的中心啊?”
/ x- Z: y4 M9 b$ m: |1 [' k/ w吴邪感慨了一番,就用“心很大”的天赋技能,把那一堆糟心的事情,全都抛到了脑后。& k% k& R% }: W# _5 y7 X
然后吴邪就把手里面拿着的,那叠档案文件一张一张的,摊在了桌子上面。
" y5 G: ]% z, y( V) N- Q众人围拢过来,仔细的看了过去。
. l2 K: h7 m# T这些文件不是印刷的,全都是手写的。. |; X" ^/ Q& a! j
上面有很多不同人的笔迹,记载了一些从什么几号室,挖掘出了什么东西。9 a) {( ~; m5 x' r( n- ~
还有具体物件的尺寸和一些示意图。
  [1 o5 r* {, }$ C( }( V5 n大体上看了看,就能知道其中有一些缺页。
+ r4 y! ^7 G  d* a# ]; R胖子伸手翻了翻,长牛皮癣形成的原因是什么春正规的白癜风医院在哪里指着纸张右下角的编号说道:
, Y: a% J+ p9 B( x0 Z) Q4 Y* f“被人给拿走了十几张纸。”+ P4 F, O( \# V: W6 j5 x+ [! I
“现在剩下来的这些玩意,是不是就都没啥用了?”7 T( Q9 J+ t5 Y9 K
潘子也是说道:
9 y& @% Q( v4 W: G“不知道是不是,运送资料来的那队人给抽走的。”& G4 d6 Z! Z" _, D. [6 l
“不过如果要把资料抽走,为什么不索性把这份资料,直接销毁掉?”7 o5 ^4 z, j* H
“这些纸张的上面,还标记了编号。”
  D0 }, E6 \; z  n) w& L“那不是被人一看,就能发现缺页了吗?”7 l$ P4 C% S& K
周凡笑道:" @% d* X$ R' W* Y. P+ n0 i- o, [
“那八成是因为,当初把资料抽走的人。”" U4 T# \/ V  J; p& T' t  g
“他自己觉得,很快就能再把那些资料给带回来。”, Q+ g* p" F/ v) W7 ~5 X( N9 L
“然后再往这里面一塞,就能神不知鬼不觉了。”
3 [/ N/ Z$ H/ ]0 a“相比较而言,把整份资料都销毁,或者假装丢失的话。”6 N" n2 W3 v& i7 G6 C; {
“反而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 M; s: @  M5 V6 ]% j“但是出乎‘偷偷拿走资料’那个人意料的是。”# B. d+ W$ J5 y8 @
“要么是那些被他给拿走的资料,经他的手出去之后,真的丢失了。”
3 O) c! d" l2 o“要么就是,拿走资料的人,他自己被别人给干掉了。”2 i! ~/ V. D$ B& x* E, l
“所以才会在这里,留下来一份缺失的文件。”
- H9 Q; S5 r5 U9 Z+ q% e胖子搓了搓手,说道:
" g* y+ K' @8 Q: P! y) ]6 ]" G“啧,看出来了,当年偷偷拿走资料的人,他没有照相机。”& F1 Z8 U4 [  K) |$ u( Y8 j
“你说说,这要是买个照相机,咔嚓咔嚓的拍几张照片,不就搞定了么。”
/ O6 H+ i, \/ F2 ?: A% r7 S5 j, P“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m+ o0 z( X5 I7 Q' W
吴邪撇了撇嘴,指着其中一张纸上面盖的章,说道:
: [* x4 `: J7 ~% V: o“照相机?胖子你瞅瞅这个时间。”/ O3 G2 n) i# [  L" y7 Z
“这上面有个‘考古研究所’的章,里面有一个日期,写着一九五.六年。”
1 J/ R" {) Z9 o; ]' e“当然了,按照研究所啥的一贯风格。”
' _3 R# ~& e1 t2 u* {" G“建立档案之后,后续的相关研究结果和线索,也都会规整到同一份档案里面。”
0 G& B: E$ E* v4 i( i7 ], o“但是,你看看这些纸张的老旧程度,最新的也得是二十年以上了。”; O. s) Y5 n5 |/ W. W2 Z" ]* Y! Z
“怎么说那个时候,照相机也都还是个稀罕物吧?”6 k$ v& J/ }  t0 Z5 D
周凡随手拿起了一张文件,仔细的看了看纸质,对着吴邪说道:
! w" l7 ]" D& {2 H: }- a“小吴,当初‘它’经过霍老太太和齐老爷子的手,交给你的三张照片。”9 u) v# V, J+ w9 k/ a+ J
“里面有一张,是一个阴宅的平面图。”
3 @+ a+ }8 R! r" R“就是调整角度和透明度之后。”$ V1 C1 Y7 R& ~: b* F: _
“可以和张家旧址里面,老村子的篱笆土路,相互交错。”/ V0 g5 M0 k6 O8 H' \" O7 \
“然后再和和小哥身上的麒麟纹身,其中的一个麒麟腿重叠在一起的那个图。”6 Y* @' Q. y, u, S. T' G
“那个图的纸张材质,和你刚才发现的这些档案文件的纸质一样。”" X: ]+ S6 H1 S/ B% r5 I+ s
“不过那个照片上面,没有编号,应该是被人给抹去了。”
* @* B& G& n; R, w吴邪点了点头,然后就从背包里面,翻出来两张照片。
( X* q# T- @/ W( X4 M一张就是那个张家古楼的,某一层的平面图。
' G0 D, n, c' i另外一张,是那张假陈文锦和假霍玲,在湖边的合影。  ]- Q# g. l* J8 X, [
合影是在张家专门用来钓粽子的,枯树底下的棺材里面发现的。0 p4 P$ ^& T; n7 E
吴邪仔细的看了下,说道:
4 R! v7 B/ Y# f8 e( t“果然没错,这张翻拍的照片上面的纸质,和这里的一样。”# u! C: `' w8 s; ]; v9 o
“不过要比咱们拿到的这些纸,要新一些。”
6 }8 \" H% o: K; m6 D然后吴邪又伸手把张合影翻到背面。
( \& k9 }5 ~+ [% [1 |  S对比着照片背面假霍玲的字迹。
3 Z7 Q3 I( R' F# |7 S  G8 V以及桌上资料的,第一张纸的抬头上面,写着的那一行:
3 e2 @! u' O! U$ U# h: r“上思张家铺遗址考古工程外派津贴表。”
. t. t# w& E: I3 h/ `& F9 }5 r吴邪仔细的看了看,说道:
4 z% c4 S6 [3 o1 k! B9 @“这两种字迹有区别,但是区别不明显。”
* N. \; a0 X9 {3 K“这张工资条上面的字迹很流畅。”
5 u! ]% S) b' F6 A4 W+ }) g“但是合照背面的字迹,在书写的时候,应该流畅一笔带过的地方,反而有一些‘经过了思考’的停顿。”+ u: `. R# k; v5 k# V4 T. k
“所以很明显,合照背后是假霍玲,模仿真霍玲的字迹。”
9 y' r7 W& R& h“而这里的,就是真霍玲写的。”! z' U! c; s5 O4 x
众人一听,立马来了精神,纷纷掏出手机,对着这几张档案牛皮癣患者的心态调整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文件拍了照片。
- O$ p; P3 c9 c3 A* B/ W  A胖子则是用手指点了点,工资条上面的“每月津贴,四百四十七点九二元”,然后龇牙咧嘴的说道:# h: U8 y6 O- |
“这个待遇可是真特娘的好啊。”
4 n9 ]/ l) j  l“那个年代,普通人一个月,也就十八块钱的工资吧?”; Q; b8 `' V( A3 z
“这些人,出一趟差,每个月都能领别人两年的工资,啧啧啧。”
4 {, o  e# O/ ?( y“胖爷我都有点嫉妒了。”
& {% W- p7 t  b# [+ b/ U0 D吴邪茫然的说道:
' O+ ]) J3 `7 W5 ^5 t“啊?十八块钱工资?”
; l& v8 ^3 A) Y2 _. I. I1 t% i  |小哥虽然活的年头久,但是他一向对于钱没什么概念。5 R. g' e5 G" t- G8 p4 V
小哥自己在外面接活的时候,收费标准从来都是“本行业一流高手费用的十倍”。) s' y) v% D+ z& Y9 C0 V# c
所以小哥也露出了一点茫然的神色。2 g& g' J6 n) N" P
胖子挠了女性牛皮癣的治疗方法挠头,说道:
* l+ R5 ~8 h5 f0 O- L3 Q% _“其实我也是听说啊,胖爷我也没经历过那个。”) M- |! f5 W* _: p8 s# |/ l
潘子往耳朵上面夹了一支烟,说道:
; |( w0 t$ A0 h4 R“是有那么回事,当年普通人的工资是十八块到四十块之间。”
7 f1 E$ \( X2 v9 C5 K“顶级大学里面的著名教授,也不过是二百八十块钱一个月。”, a( U. H3 c; H5 D
吴邪眼神一亮说道:
; S+ r3 d; w/ P% j! r9 _“所以当年陈文锦,霍玲他们,能够领取这么多的津贴,去安排他们干的事情,肯定特别的重要。”1 Y* y6 c& G3 n" v3 X$ I" {. X; F
周凡则是笑道:7 |1 {) ^" g5 x9 Y
“甭管赚了多少钱,也得有命花才是真的钱。”% p; r$ z# A, `9 c
“当年陈文锦带队去了张家旧址的人,很可能在那里全军覆了。”1 V- S, a1 J8 g: ]
吴邪有点奇怪的说道:% f9 N! H3 u+ U# W6 @$ P
“那之前阿贵说的,当年看着考察队的人,带着好些个大箱子走了,是怎么回事?”
) Z! {5 }0 [* i# ]“难道是假霍玲,藏在梳子里面的纸条上面说的‘那个调令是假的’。”
* K% r0 H0 n& |4 L“给假陈文锦和假霍玲,发了假调令的人。”
3 U. U; P' g8 x" t“又安排了一批,全都是冒名顶替的假考察队,带着从那片湖里面找到的东西走了?”
9 h! ?: V( l% y% b" g, o# W周凡点了点头,又指着其中的一个文件纸,说道:
8 X  R* j' e5 q( Q, X# W- M- a0 q“很有可能。”# d- M" n% Y- Q# o  m$ [
“你们看这个,画的很潦草的一个地图。”" c8 C+ ?6 C$ S4 h3 V' R
“但是上面有两个标志物,一个是个枯树,另外一个是一个湖泊。”, K# h! M- [+ z# q4 ^  |: o# K
“旁边还标注了经纬度。”
! z3 g) g# i0 N) U  i" G& V. g“顺着这个潦草的地图走。”; {7 A  r/ p0 e$ |
“应该就能够到达,当年陈文锦他们的考察队,去的那个湖泊了。”3 R( ?- L( ^# ?1 p4 H- s, e
“也就是,当年小哥捡到断掌铁块的那片湖泊。”: s" W, R8 m; c2 |8 S7 P' @
小哥把那张纸拿到了手里,看了看上面的潦草地图,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任何的印象。5 }* z! I" y2 h  y/ C2 f1 g
然后小哥又把他之前攥在手里面的,另外一张文件纸,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M/ F; |- s  D% ]
小哥皱着眉头的说道:
+ j# k. x7 ~* E“这上面写的东西,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4 u# t4 B6 o7 v  K" O' S“我好像见过……”; U: }( U% V4 K* Y, v! v
“但是不记得了。”6 g0 H, }& f0 O. R( `+ z" f' \: m
众人都是一惊,连忙对着那张纸看了过去。
0 o% T; q. ^6 S( j! }- B% g+ y只见那张纸上,写着一些没头没尾的话:
; ~' ^9 P. \% L“十一月又七日。”' g5 r) D$ f. ?* N5 U" L
“东墙,自左七尺,有十六。”
) B8 {' y. `/ V  y" p& {2 S- |0 t- D5 J“西墙,自左三尺,有七。”5 m* c  G1 Y1 z1 _) R
“南墙,自左六尺,有四。”
2 P# b/ S3 f6 ?! s0 d4 S( z“北墙,自左五尺,有十。”% h/ H* R3 m5 U* y8 y& O6 |
“细数,须三日内掘出复工。”7 y( j% G  n' e7 W' K+ z
吴邪纳闷的说道:
  f0 a4 z$ k: v- h& [$ |& m“小哥你为什么对白癜风患者吃什么好这些东西,有不好的感觉?”  {0 C8 P. {1 `  [" ~  z! S
“上面这些代表着什么意思?”
6 S9 F+ v# ?$ y& Q7 y7 I“看起来好像是计数用的东西。”, R% ~4 m5 K4 Z; m) d
“不过也没说到底是什么。”
4 W" R) k/ |! v% d“但是你现在还没想起来相关的事情,就有‘不好’的感觉。”
8 M0 W4 Y( i. |“看来在纸上标注的这些东西,应该是很危险的。”7 h$ C3 {. q3 V
潘子说道:' c- V2 L8 b1 K6 T
“或许是上次小哥去到湖底,捡到那个断掌铁块的时候,遇到的危险?”
$ F/ B" S* U' r8 x胖子嘶了一声,说道:, R9 x/ T' ~9 u& p1 y0 n8 h
“难道是标注的粽子?”
6 f7 ^2 s8 N. ]$ M“不过也不对啊,如果是游走的粽子,那计数又有什么意义?”2 T) U7 u0 w+ X/ F
“而且还用了‘掘出’这个词,肯定是被限制在一个地方的东西。”
) d9 ]/ q; _) R% y6 e8 c! A“难道指的是,前后左右的棺材数和里面的粽子?”/ n* v2 L; _# _( s
“当年的考察队,要去把那些粽子给挖出来?”
* g) t: \; O. \- j" `“我滴个乖乖,这是掉到了粽子窝里面吧。”9 s4 K4 B6 i$ a% d5 [- D
“但是也不对劲。”
3 H4 y# {  L/ G7 h0 \0 S5 k# L“如果是被固定的粽子,小哥是不应该有‘不好’的感觉。”! H# X8 ?% ?; N; {% B4 W7 W
“总之很怪异。”, @3 [" G; W- U) I
小哥似乎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但是不论他怎么回想,此刻那份丢失的记忆,完全没有被想起来。- O' v" n7 |) f' }+ ?
周凡则是心中有些吃惊的想到:
' X/ |$ W) @8 X, C3 Y6 u3 J; I“按照原本的进程。”$ [" @! d2 Z* B- i$ g' r! a9 R# e) ?
“这些字迹是吴邪,小哥,胖子,他们三个人顺着盘马老爹把考察队抛尸的湖泊,下潜下去。”0 d7 ~4 l: i" x  K
“要去探索水下的张家古楼的时候。”: r3 T. E1 l  J3 y# W0 A
“三个人都被神秘人打晕,然后陆续给扔进了,湖底的陨玉山脉当中。”
4 W6 R3 B# j2 v. s- i“被当做了能够在陨玉山脉当中,不停游走的密洛陀的猎物。”
1 y, r2 V7 I6 I$ t# y2 Z+ N“小哥和胖子,先被困在湖底半个多月后。”
' T; r* I) g4 Q, m“吴邪再去水下寻找他们的时候,也被扔了进去。”" m( P; ^. u% j7 ?7 |1 L
“在他们三人被困期间,无聊的时候,无意中在地面上面发现了这些刻痕。”& S3 o" o/ e6 }# c0 L1 q
周凡看了一眼小哥,心中暗道:
' f3 |/ f# K0 h$ q9 ^3 j; U, X“这么说起来,当年小哥去找到断掌铁块的时候,也进到过那个地方?”
% ^$ V* \! F$ N! L( Y“没准当初的密洛陀,没有游荡到小哥的附近。”
& l. m& y1 ]% t8 g: i“也许是因为只有小哥一个人在,所以对密洛陀的吸引力不大,没有引来大批的密洛陀。”  g8 P% y/ d1 Z. E- @7 v
“再加上小哥的身上同时具有了,返祖的麒麟金血和阎王血脉,实力变得更强了。”/ x2 e, b) V, X3 V8 |5 N
“所以小哥就顺利的逃了出来?”* m' t% g' ^, ]) D* w& m
“只要小哥,没陷入到上百只密洛陀的围攻。”9 Y8 V4 |% T- _: J: h
“小哥能够顺利跑出来,我倒是完全不意外。”* M- t! |- F$ N
“不过当年的考察队里面的人,是凭借着什么跑出来的呢?”
# _3 c( q3 U+ a# |“当时跑出来的人,又是谁?”
5 C! z9 o9 I* T# L" i5 P% {2 D# H1 F周凡斟酌了一下,说道:' f: G2 l( D0 a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湖底下肯定有着非同一般的危险。”1 n* k/ y& b3 D! E9 k" h
“毕竟这是在小哥失去相关记忆的时候。”1 ^2 k7 p1 d9 `1 B
“还能够凭借,看到一点前言不搭后语的提示,就‘感觉不好’。”
' g9 L$ Z: |( J- @4 f& |  W“这说明,小哥曾经在里面遇到过很大的危险。”6 d6 U; ?0 L: _2 A  b# P8 y  [
“而且,我感觉,或许当年小哥直接接触到的,还不是最大的危机,所以小哥顺利的跑出来了。”! A8 g( A- M9 B: f. J: i) q& k
“但是很明显,小哥应该是看到了,某些更加严峻的威胁。”1 _3 a& \# s4 S. \1 {: G; V7 X4 F
“所以才会对小哥,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w9 T. I) b* e" H9 J' u7 I
众人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毕竟能让小哥在失忆的时候,都还记得“不好”的东西。* y) R4 I$ z( R1 m5 D9 C
对于他们来讲,恐怕就是“恐怖”了。& a  `+ N4 g+ ^# A/ n
周凡又安慰了一句:
; A/ l" R  `0 _6 g0 l7 b“不过也不必太过担心。”
) |5 T" a5 G2 |$ c8 q, [) h5 R“注意纸上面写着的,‘须三日内掘出复工’。”" c9 T! c- X" ~+ [& ?- p/ n
“这句话明显就是,有个头目给手底下的人,下达了挖掘任务。”+ m! l1 ^5 i8 {% v
“毕竟很少有人会给手下,弄出一些必死的任务。”8 s: c: _8 F/ |# H9 M2 D
“而且给那些人的任务期限是三天。”/ [7 d8 P$ R+ N) O
“也就是说,湖底下的某个地方,那里存在着很危险的东西。”+ m0 Y0 s0 T# k$ p; i  D# d. q+ {
“但是那些东西,在一些人的眼里,是可以挖出来捕捉走的。”; g. Q5 S4 f5 z' T6 ?& [
“而且是短短的三天,就能挖走三四十个。”
! ]# [. m. S$ E  B“所以,只要提前做好充分准备,得了牛皮癣后要怎么治疗啊再过去就行了。”
8 u) C+ H4 `$ w: Z. A胖子则是大手一挥的说道:
3 q: u& {' p% F8 g“小周说的在理。”: }% Y0 M. q( E+ A( G; D
“那既然如此,咱们在这里呆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 f* Q3 a, x, a$ M1 E9 {5 _' w“直接回去找齐老爷子,商量一下,购置一些武器和装备。”6 Y  v4 ?2 L* F; d  X- e: a
“再去张家遗址,直奔那个恐怖的湖泊探索一番。”
9 G# o; e, B" Y众人都没有异议。
4 q6 E2 j( _) d5 G周凡想了想,提醒道:$ N) {* F# d5 h9 i/ z
“小吴,等下把这些,写了真霍玲字迹的东西带上。”
) H8 D0 O: W7 Y4 b  r2 M“等到回去之后,你把咱们手里的,所有真霍玲和假霍玲的东西,都给规整一下。”4 n) h" {4 i" R6 W6 f8 N& c
吴邪拉长声音的哦了一声,笑嘻嘻的说道:
5 Z- E, v) q  j7 Y“这个我懂。”8 N8 L+ C; _& X5 G' _3 b4 X' ?
“霍老太太前面几件事,做的忒不地道。”
" i: |% z# e$ f9 z$ e& M+ O# s+ W“原本咱们之前,还不知道得上哪儿去找,霍玲她的家人。”
  M. N5 z& n2 M7 c1 o( Q8 M, c' |6 f“得亏那天,说起霍老太太和我爷爷吴老狗,八卦的时候。”
" g' R" [9 z0 L, M. a“我对着齐老爷子多问了一句,霍老太太的来历。”. N% n1 f! J4 y) `
“齐老爷子就把霍老太太,也是老九门出身。”
2 d; f! f! j' ]9 u“后来又嫁给了帝都权贵,还生了女儿霍玲。”
3 l1 r4 ]3 ?6 t/ T5 i0 ]7 U, t' @“霍玲又失踪很久了的事情,给我说了一下。”
# h  A4 X9 t' X“那等到咱们去新月饭店的时候,得跟霍老太太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 S" Q1 h, G( I% U  N然后众人把有用的东西都带上。
+ I* L9 L2 S7 N7 v! c+ ^. i就顺着原路往外走去。- [. G1 M0 F+ y- f" W
周凡一边走,一边在心中暗想:
0 A2 `+ N, ]6 n  u1 s“别的还都是次要的,主要是两条。”
/ ~- W( I* d/ k5 o6 k) A“一个是霍老太太,是不是因为想解决身体里面的,‘死后必将产生诡异尸变’的东西。”
% G4 |2 ?0 \# z# c4 \% B4 Q“才非要死乞白赖的,跟着小哥和吴邪,再入张家古楼。”! i! g; m" L( J* z' z9 |# {
“然后又死在了那里,被‘它’把诡异尸变之后的尸体,给捡走了?”# `3 R) w7 ~6 k+ F& q
“另外一个就是,要是霍老太太再耍混,用话挤兑吴邪去点天灯,给全场买单当冤大头。”. {: ^' [+ g' e+ |
“那份钱,就得让霍老太太自己掏腰包了,呵呵。”" x; X$ c; J1 J% b! A
(求订阅!求打赏!求票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